里尔赤赤

穷游去哪里

看了希澈新综艺只好产生的脑洞,如果爱子也去了会是怎么样,本来是打算加上爱子四个人的,但是洪哲叔的性格我不是很了解,所以只能把他去掉了。。。不好意思 

爱疯粮真的太少了,只能自割腿肉了,以下一切都是脑洞产物,较真你就输了,小学生文笔 轻喷  后续应该会有的,我先写了这么多就先发上来了。。。。

金永哲 金希澈 闵庚勋 认哥三人line的旅行

  闵庚勋的第一个户外综艺节目,妈妈听说是和认哥上的那两个人一起去后很是放心,自己儿子认生的性格,熟人出去玩才更有趣吧,在收到节目组要求整理行李拍视频的要求后,就行动起来了,闵庚勋像许多大男人一样,只是装了几件换洗衣服和洗漱用品,简单背了个包就打算结束,被妈妈看见又是一通数落,指挥儿子把角落里的行李箱搬出来,往里面添置了许多杂七杂八的东西,“妈,我们只是去日本三天两夜而已,用不了那么多”闵庚勋无奈,“万一能用到呢,听妈的话,把这些都带上”,妈妈边说边手脚麻利地整理东西。闵庚勋摇了摇头,关掉了摄像机,走到阳台给金希澈拨去了电话。

  “喂”金希澈也是刚刚整理好行李,顺手接起了电话。

  “希澈,节目明天就要开始录了,你整理好了吗”闵庚勋控制不住自己一听到希澈声音而上桥的嘴角。

  “好了呀,没有带多少,我一个小背包就够了”金希澈虎摸着旁边希范的脑袋。

  “你不知道我妈给我塞了好多东西”闵庚勋忍不住抱怨。

  “那挺好的呀,总是能用到的,到时候我要是没有还可以管你借啊”金希澈得意“正好我带了两个娃娃,你需要抱的时候也可以和我借啊”

  闵庚勋低声笑了起来,声音通过手机声筒传了过来,金希澈莫名耳朵有点发热。“笑什么”

  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哥你太可爱了”

  金希澈刚要反驳,就被闵庚勋一句明天见堵住了,“好吧,明天见”

  第二天机场见的时候永哲还没到,两个人暂时在一旁的台阶上等了起来,闵庚勋伸手掂了掂金希澈背后那个小包包,“哥虽然你说东西少但也太少了吧”“我觉得足够了啊”金希澈默默反驳,抬头看见不远处地永哲哥高兴地打招呼。

  “希澈,庚勋,안녕(韩语你好的意思,实在不知道怎么音译了)”金希澈激动地打开永哲的包却发现了和自己身上一样的内裤,没有一点包袱的他直接扒下了自己的一点裤子向摄像机证明,闵庚勋刚察觉到不对已经来不及了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哥宝蓝色的内裤暴露在所有人眼前。
 
  上了飞机永哲哥亲切地向后排坐的两个弟弟发了自己带的颈枕,闵庚勋看着旁边的人带上耳塞和颈枕靠着座位睡了起来,小心地帮他把遮阳板拉下来,自己也闭目休息起来。

  到了福冈机场外面空无一人,知道节目组打算让他们自己去民宿,只能再次回到机场大厅寻找韩国人问路,听到导游介绍路线,金希澈一脸崩溃,不知道自己整个人在哪里,闵庚勋也不是很清楚,但还是先用手机把路线记了下来,永哲哥在这个时候发挥了大哥的作用,引导者两个弟弟去外面坐巴士。

  金希澈在人多的时候像个小鹿一样睁着大大的眼睛很不安,一路上的精神都很紧张,闵庚勋只能尽可能地贴近他,用自己的力量给予安慰,还好金起伏名不虚传,到了名宿看见漂亮的房间就又开心起来了。

  三个人打算收拾完行李然后去附近的乌冬面店吃饭,永哲哥挑了最旁边的位置,希澈因为敏感挑了最里面的位置,闵庚勋倒是无所谓,何况他对自己可以睡在希澈旁边也很满意。趁着永哲和庚勋去楼下拿行李的时候,金希澈已经被三个挨在一起的床铺分离开了。闵庚勋一进来看见自己的床铺离希澈远了一点心情瞬间低落,希澈在旁边已经喊着饿了,闵庚勋赶快把自己整理好,没想到永哲哥是最慢的一个,把衣服一件件掏出来纠结穿什么去吃饭,闵庚勋瞥了一眼旁边因为饿而整个人蔫蔫的金希澈,开口狙击金永哲“哥你穿什么都一样了,快点了”被闵庚勋会心一击的金永哲迅速换好了衣服带着两个弟弟出门了。

  乌冬面上来的时候金希澈已经迫不及待地准备吃了,可还是乖乖地拍好了三个人的认证照片,闵庚勋对于日本食物没有特别的喜欢,也没有很讨厌,但看着旁边的希澈大口大口吃面的样子,感觉自己的食欲也好了起来,面前的食物也变得好吃起来。

  吃完饭回去的路上顺便去便利店买了点东西,金希澈在架子前对着两种零食犹豫不决时,闵庚勋已经做主把两个都拿了。夜晚的时间是金希澈复活的时间,心情变得美丽起来,所有的疲劳好像都在刚刚的乌冬面里释放了,可惜这种心情没持续多久,回到民宿在看到陌生的外国人只好,金希澈又变得腼腆尴尬起来。互相打了招呼之后,金永哲兴致勃勃地用英语和那个瑞士男生交流,闵庚勋安安静静地坐在旁边陪笑,在注意到金希澈越来越尴尬,想要逃走却没办法走时,出声解救了他“希澈你帮我把东西放到楼上吧”金希澈如释重负,连忙拿着东西逃往楼上,走之前还不忘贴心地送给外国友人一副眼罩。

  永哲哥通过交谈决定了明天的行程,高兴地回到房间拿着东西去洗漱了,金希澈已经洗漱好躺在床上玩手机了,闵庚勋不经意扫了一眼,眉头皱了起来,“你头发怎么是湿的”“哎?”金希澈抓了抓头发“我明明用毛巾擦过了”闵庚勋不说话,只是走到角落打开了行李箱,金希澈以为他要拿东西洗漱,就又投入到了手机里,直到头顶传来阵阵热风才发现闵庚勋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了吹风机,“坐起来背对着我”金希澈乖乖地坐好,闵庚勋拿起一缕头发仔细地吹了起来。等到头发全部吹干,闵庚勋才放心地关掉吹风机,拿东西洗漱去了。

  三个人都躺下来关了灯后,只有夜视摄像机安静地工作,谈天说地的聊了一会后,一向有活力的永哲竟然最早睡着了,并发出了轻微的打鼾声,闵庚勋扭头看了看金希澈的方向“希澈”轻轻地叫了他一声,“怎么了”金希澈刚放下手机没多久,脑子现在非常清醒,“我可以睡过去吗”闵庚勋小心地挪了下身体。“会被人看见的”金希澈脸红地摇了摇头。“没事的,永哲哥醒之前我再挪回去就好”闵庚勋起身慢慢地将床铺挪到金希澈旁边,等到怀里躺上熟悉的身体时,满足地叹了口气“现在不抱着你睡我都睡不着了”。金希澈抑制不住自己唇角的笑意,闵庚勋熟练地在他额头印上一吻“晚安” “晚安”金希澈甜甜地回答,闭眼睡了过去。

  第二天三个人按照计划好的路线去了丝岛瀑布,金希澈对生的东西没用兴趣,但还是试着吃了一口鸡蛋饭,果然被那种奇异的味道惊呆了,一口都吃不下去了,闵庚勋担心他没吃东西心情会不好,谁知金希澈在看见路人在吃玉米时整个人都兴奋了,一路上不停地念叨着乌苏苏,乌苏苏,金永哲心里装着钓鱼的事情对金希澈的请求没听进去,径直走到了租渔具的地方向老板询问价格,金希澈为他的乌苏苏暗自神伤,没注意到旁边的闵庚勋已经不见了,等回过来神手里已经被塞了一根玉米,“乌苏苏”金希澈惊喜道,“吃吧”闵庚勋无奈摸了一把这个小傻子的头毛。金希澈心满意足地吃起玉米来。

  钓鱼的小河旁围了许多人,金永哲和闵庚勋各装上诱饵,钓起鱼来,金希澈仍然在旁边啃他的玉米,时不时吐槽这两个人一个鱼都没钓上来,话音未落,永哲哥的鱼就上钩了,在旁边大叔的帮忙下,收获了两条鱼,闵庚勋有些泄气,即使他加大了诱饵的剂量,仍然没有鱼儿上钩,金希澈在旁边观察了一会,忍不住出手帮忙“我来试试”,结果刚把鱼竿给他,就钓上来一条,闵庚勋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没有钓鱼的天赋。

  将钓上来的鱼交给店家,老板只是用盐涂抹了一下,就直接烤了起来,鱼烤好后黑乎乎的,卖相不是很好,但味道却是意外的不错,闵庚勋用随身携带的小刀把鱼表面的那层黑的刮了下来,露出了鱼肉本来的颜色,“你吃这个吧”闵庚勋把手里的鱼给金希澈,金希澈懵懵地把自己已经咬过一口的鱼给他。“哇,闵庚勋,不错嘛,这么照顾哥哥”金永哲啃着自己那条已经只剩鱼尾巴的鱼,“我是忙内嘛”闵庚勋咬了一口鱼肉,含糊不清地回答。

  回到民宿的时候已经晚上了,所有民宿的客人和主人夫妇来了一个大聚餐,所有人谈天说地,即使语言不通,但肢体和动作已经能够说明一切,金希澈心情特别好,交到了许多朋友,一不留神酒就喝多了,散场的时候醉乎乎地就要往地上倒,闵庚勋赶快扶住他靠在自己肩上,那两个女生看到之后就叽叽喳喳地说着悄悄话,好像很激动的样子,闵庚勋歉意地对她们笑了笑,扭头告别主人夫妇后,就小心地扶着金希澈走到了楼梯,转头发现摄像机已经关掉了,就直接一把抱起金希澈上楼梯回到了房间。轻轻地将金希澈放到床铺上,盖上被子后,闵庚勋终于松了一口气,扇了扇风使自己凉快点,并不是金希澈有多重,而是他一直往怀里钻,闵庚勋被他蹭的火都快出来了,拿上毛巾往淋浴间走去。

突然停在这里好像是有车的样子,其实并没有orz。。因为我还在考虑2333333

 

 

重看认哥13期,这一点简直太可爱啦,爱子摸了希大帽子上的毛2333还有这一期爱子真的太可爱啦

来自去年希澈直播视频的小脑洞

来自 @May 分享一个视频,听来听去,还是觉得像爱子的声音,就写了这篇。。。。。

ooc预定,后半部分一点肉   直播

taxi看了好多遍,第一次注意还有这个 图源cr微博水印 
腾讯正片结束放完下期预告以后有个问答

建了一个微博群,喜欢爱子的亲故们可以一起来玩耍哦

军装

因为那天爱子训练路透的一张照片而随手写的破车。。。。

小学生文笔 ooc我的锅   

sunny电台梗(两个人的平行时空)2

设定和之前一样。。。。续前文,小学生文笔,重度拖延症。下章是车,然而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码好。。。。。掩面逃走。。。。轻拍








两人吃完饭后,打算去附近的一家KTV唱歌,闵庚勋听到金希澈这个提议还很诧异,毕竟两个人都是歌手,难道的放松时间为什么还要去唱歌呢?

“你不懂”金希澈瞥了一眼这个不懂风情的男人,“跟着我走就对了”

“哦”闵庚勋乖乖地付了账。

因为很近,两个人就打算直接走过去,毕竟还是公众人物,在离开包厢前,金希澈乖乖地低下头任由男人将帽子口罩给自己戴上,“不帮我戴吗?”闵庚勋挑了一下眉。

“你这人”金希澈斜了他一眼,“从哪里学来的这么多撩妹的招数”,说着又顿了一下“你对你以前的那些女朋友是不是也这样?”想到这,金希澈打算帮忙戴围巾的动作就停住了,“自己戴,又不是没有手”

闵庚勋失笑“想到哪里去了”手指轻戳了一下这个小笨蛋的脑门“你是第一个”

“鬼才信”金希澈嗤之以鼻,懒得理他打算直接走。

“是真的啊,笨蛋”闵庚勋无奈地笑“而且。。。”

“而且什么”金希澈装作不在意,实则竖起了耳朵。

“而且。。。”闵庚勋含笑望着他“你也是最后一个”

金希澈瞬间脸红到耳根,虽然自己也交过很多女朋友,但是眼前这人每句话都能让自己心脏砰砰狂跳,正打算说些什么,却猛然发现这个撩自己狂魔耳朵也红了。金希澈起了兴致去摸他的耳朵,闵庚勋躲着不让他碰。

“哈哈哈哈”金希澈毫不掩饰地大笑出声,“你这个混蛋一直在装选手”

闵庚勋被他笑得耳朵更红了,看眼前的人魔性的笑声完全没有停止的趋势,只好用嘴堵住,声音全被吞没在两个人的吻里。

两人来到KTV的一个小包房里,金希澈熟练的将buzz的所有歌点上,将麦克风递给闵庚勋,“庚勋啊,给我唱歌吧”

“你又不是没听过我唱歌”闵庚勋好笑的接过来,“咱们一起合作的那几首歌你不要唱吗?”

“不要了”金希澈拒绝,录音的时候都唱过多少遍了。

闵庚勋还是逗他“那怎么突然想听我唱歌了,还特意来KTV”

“就是。。。”金希澈嗫喏着,在心上人调笑的目光中只好坦白“因为你之前唱歌,不管是唱给粉丝,还是唱给你以前女朋友。。。”说到这里金希澈的眼光凶了起来“都不是唱给我的,我想要今天你可以只唱歌给我听”

闵庚勋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理由,看着金希澈说完里面变得通红的耳朵,心里软的一塌糊涂“傻瓜”闵庚勋走到包厢里一个小舞台上面,让金希澈可以完完全全地看见他。

“接下来演唱的是buzz的胆小鬼”闵庚勋握紧话筒,抬眸望进那个人的目光里“献给我唯一的听众-----金希澈”

闵庚勋唱了好几首,才意犹未尽的结束,回到座位上。

金希澈连忙像个小媳妇似的递上水,闵庚勋拧开喝了一口“以后只要你想听我就可以唱给你听”伸手摸了摸他因为激动而炸起的头毛。

“现在走吧”闵庚勋站起来拉他的手。

“去哪啊?”金希澈兴致勃勃地问道,今天难得有时间玩了一整天。

“我陪你去吃了饭,唱了歌”闵庚勋神秘一笑“现在该轮到你陪我去运动了吧”

等坐进车里,金希澈边系安全带边念念叨叨“我也好久没去运动了,是应该去管理一下身材了,今天吃了这么多好吃的,粉丝该嫌弃我了”

闵庚勋只是笑,慢慢启动车子,向目的地驶去。

金希澈无聊地看着窗外的景色,过了一会,感觉眼前的景色越来越熟悉,“庚勋呐,我家附近有健身房吗,怎么快到我家了”

闵庚勋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“就是回你家呀”

“你刚刚不是说要去运动吗”金希澈楞楞地“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?”

这时候正好到了小区的停车场,闵庚勋停好车子,帮他解开安全带“运动只能在健身房吗”

闵庚勋凑过去轻吻了一下金希澈的嘴角,故意压低声音说“不是还有一种叫做床上运动吗”

“呀,闵庚勋”金希澈气的拍了他一下。“你脑子里为什么只有这个?”

闵庚勋委屈地辩解“昨天晚上我现在回想起来我们没有做到最后吧,你难得不应该补偿我吗?”

“那...那今天早上我不是帮你弄出来一次了嘛”金希澈想到早上的场景,支支吾吾地回答,就是不去看他。

闵庚勋挑眉“你是觉得那个就能打发我了,还是”闵庚勋接着逗他“你觉得你老公我不行?”

“行行行,你最行了”金希澈不知道为什么瞬间来了勇气,天不怕地不怕金希澈没道理栽在这小子手上,打开车门下来挑衅“上去啊,回家时,谁怕谁”

闵庚勋看着他像小猫一样故作矜持的样子就觉得心都要化了,虽然不忍心接着逗他,毕竟养过猫的都知道逗急了可是要被挠的,但没办法还是出声道“你先上去吧,我还要去买点东西”。

“买什么呀”金希澈得意道,觉得自己赢了“是不是你怂了”却在看见闵庚勋说的那个口型后愤愤地转过身跑走了。。。。

金希澈回到家后平静了一下心情,回想起闵庚勋含笑的侧脸,嘴上说着神经病,身体却还是自觉地进了浴室打算洗澡。

闵庚勋拿着一个小袋子回来的时候,金希澈还没出来。闵庚勋起了心思,偷偷打开浴室的门打算偷窥一下,谁知道不作不会死,就是那一眼,就让闵庚勋的下身迅速起来了。

“不进来吗”金希澈背对着门正在往身上打沐浴露,听见门开的声音,连头不抬出声道。

闵庚勋相比刚才在停车场的调戏,现在却拘谨起来,他可不是个只会说不会干的怂货啊,闵庚勋快速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,大手直接扶上了那截令人遐想的细腰。

金希澈被腰上的大手吓了一跳,转过来才发现闵庚勋已经和他一样赤裸裸了,他撇过头去,不敢去看闵庚勋精壮的身体,“让你进来你怎么脱了”“洗澡有不脱衣服的吗”闵庚勋随口答了一句,心思已经完全放在心上人的身体上,即使已经看过,但是因为流下的水珠和一点点还未冲干净的泡沫,给这具身体平添了许多诱惑,闵庚勋越来越口干舌燥,在看到金希澈的嘴唇上也沾上了点点水珠时他的理智完全崩溃了,按奈不住终于吻了上去,拼命汲取那点水分,好像只有这样自己内心的干渴就可以少一些。


sunny电台梗(两个人的平行时空)

sunny那期电台真的太甜了,所以借那期的梗写在另一个平行时空里两个人身份没怎么变,但是没有认哥,两人公开出柜,闵庚勋当众向金希澈求婚,举行婚礼,相爱相守的故事。
渣文笔,ooc都是我的锅,一个星期只码了这么多的我没救了,本来想多存点再发的,可是爱疯最近没粮,就先发出来了。
有一点点的肉渣,车以后应该是会有的,后续有的话应该会很久。。。
掩面逃走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


金希澈和闵庚勋毫无意外地在一起了,公开出柜。
说起来这两个人在圈里隐隐瞒瞒好多年,彼此的性格都吃了个通透。闵庚勋先金希澈出道两年,是名副其实的歌谣大前辈,老天爷给饭吃的歌喉以及蜜汁吸引男饭的体质,这么多年来出歌巡演可谓是过得风生水起。金希澈虽然出道晚,却凭借着惊为天人的容貌和丝毫不做作,爽朗义气的性格和不可多得的综艺天赋,在韩娱圈牢牢站着一席之地,粉丝人脉什么都不缺,自封“宇宙大明星”。
本来这两个人八竿子打不到一块,但大家都在这个圈子,早就听说过对方,见面也不是什么难事。在私下一次聚会上,闵庚勋对当时匆匆赶来的金希澈一见钟情。二十几年来自以为直男的身份,彻底变更。
金希澈在因为迟到喝罚酒的时候,注意到了角落一直注视着他的那到目光。金希澈作为天之骄子,到哪里都被各种各样的人注视着,他要是在意这个早就累死了。可是这个目光不同于以往的试探,艳羡,嫉妒......这目光实在太过单纯直白,让金希澈忍不住抬眸回望过去。
“真帅”金希澈暗叹道,即使见惯了各式各样的帅哥,平时自己也喜欢照照镜子欣赏,闵庚勋还是不同于他人,有一股说不出的味道。但金希澈就知道眼前这个人很帅,让自己很舒服很放松的帅。
金希澈看周围人的注意力已经转到了别处,就不急不慢地端了杯酒坐到了闵庚勋旁边“闵庚勋前辈,初次见面,我是金希澈”做全礼数打好招呼,金希澈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下。
闵庚勋沉默地也干了自己面前的酒,露出一个略显拘谨的笑容。两人又喝了几杯酒,也慢慢熟了起来,才知道金希澈原来比闵庚勋要大一岁,两个人都喜欢宅在家里玩游戏。一场聚会下来,两人已然成了朋友,交换了联系方式还改了称呼。
“希澈哥,那我就先回去了”闵庚勋坐上助理开来的车。
“好的,庚勋啊”金希澈摆了摆手“到了家给我发短信”。
没过几天两个人就约一起打游戏,在网吧通宵出来对着彼此的黑眼圈哈哈大笑。后来两个人合作出了几首歌,声线越来越像,连彼此都怀疑是不是一个人唱的了。
他们两个当了几年的好朋友,闵庚勋知道金希澈的性格,如果自己告白的话连朋友都没得做,每当自己看着眼前的人的笑脸,闵庚勋内心深处的欲望就被死死地压住,不敢逾越丝毫。
打破朋友关系的还是因为酒,两个人喜欢喝酒,经常聚在一起喝,有时候在外面,但更多的是在金希澈家里,醉酒害人,等闵庚勋第二天醒来发现两个人躺在那张大红色的床上,身上未着寸缕时,整个人都傻了。醉了一夜的脑子还是不够清醒,就在闵庚勋努力思考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发生时,金希澈醒了。
“唔”金希澈呻吟了一声“现在几点了啊”坐起来时被子不小心滑落,露出胸膛上的大片红痕。
闵庚勋瞟到后赶紧移开了目光“希澈....我们”他变得有些吞吞吐吐起来“昨天晚上我记得我喝醉了”
“是啊”金希澈抓了抓自己的一头乱毛“你直接扑到了我身上,我实在推不开”
“对...对不起”闵庚勋没想到自己喝醉后竟然完全按照本能行动了。
“对不起有用的话要警察干什么”金希澈莫名想到了这句台词“你只会说对不起吗?”
“我会对你负责的”闵庚勋以为他生气了,慌忙答道“如果你愿意的话...”
“你怕不是个傻子”金希澈在闵庚勋脸庞烙下一个吻“今天是交往第一日!”一向撩惯了人、天不怕地不怕的希大人因为一个小小的吻而红了脸庞。
闵庚勋笑了出来,脸上的酒窝露了出来。金希澈没忍住又凑过去在他酒窝上亲了一下(他早就想这么干了),刚要离开,身体却被一双手圈住了。
“每次撩了就想跑”闵庚勋邪笑“你点的火你不负责灭吗?”
“mo呀”金希澈无奈“那个害羞可爱的爱子去哪了”
“是hiong的错啊”闵庚勋无辜地眨巴眼睛“而且...”闵庚勋撇了一眼金希澈隐藏在被子后的身体“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我记得不是太清,hiong不负责帮我复习一下吗?”
“呀”金希澈为了掩饰害羞大叫“你个满脑子黄色废料的垃圾啊”
“只对你垃圾”闵庚勋笑着扶正金希澈的脑袋吻了上去。
一吻完毕两个人都硬了,男人大早上总是血气方刚的。闵庚勋一下下轻啄着怀里的人的脖颈,一边将两个人的东西握在手里借着分泌的液体打手枪。金希澈耳朵红红的,却顺从地挺起胸膛接受亲吻,在闵庚勋将他的手按向那处时也没有躲避。等两个人发泄出来,在床上腻歪了一会,就已经中午了。
难得是没有行程的日子,金希澈提议去一家他很喜欢的一个店里吃饭,因为很远,所以只有在这样空闲的日子才能奢侈地吃上一次。闵庚勋自然是无条件同意,主动开车载着自己的小美人男朋友去那里。
“希澈来了啊”店老板熟悉地打招呼,看到旁边的人却愣住了,旁边的人好像是闵庚勋xi啊!
“今天有空就来了”金希澈笑着点头,默认了旁边的人的身份“按照我平时吃的上上双份就好了”
“嗯嗯 好的”老板反应过来,心里疑惑“金希澈xi来吃过这么多次,还是第一次带朋友过来呀。”老板看着他们两个离开的背影,视线扫过,嗯..他们的手...好像是牵在一起的,老板突然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秘密!
金希澈轻车熟路地牵着闵庚勋来到自己平常用的包厢,“庚勋啊”金希澈得意的炫耀“这家店超级好吃哦,是我录节目时无意间发现的”闵庚勋由着他牵着自己的手,兴奋地说他是怎么发现这家店的,说他当时拍摄时发生的趣事,说他每次来这里吃饭都是一个人,因为太远了没人陪他来...听到这里闵庚勋打断了他,温柔地回握“以后每一次我都陪你来吃”金希澈甜甜地笑了。

吃醋梗(1)

看完认哥随手写的,ooc可能有,渣文笔,慎入。过几天可能会更后续吧,我也不知道。。。轻拍

闵庚勋在看到巨人和希澈啵啵的那一刹那,整个人都蒙了,脑子里呆呆的什么想法都没有,即使知道现在是在录节目,旁边也有女嘉宾需要自己照顾,但闵庚勋还是无法忍受从心底升起的怒火和妒意。
录制玩节目之后,认哥一如既往地要聚餐,哥哥们在一边谈笑风生,说着各种有趣的事情,闵庚勋只是在一旁安静地坐着,时不时喝杯酒。坐在旁边的希澈搭上他的肩“庚勋啊,怎么了,一直不说话”金希澈调笑道“不会还在想节目上的女嘉宾吧!怎么样,需要哥给你她的联系方式吗”“不用了,希澈哥”闵庚勋起身,不自然地将肩膀上那只手拿下来“我去趟洗手间”闵庚勋向角落走去,直到确定身后的人看不见自己,才无力地靠在墙边,露出了苦笑“闵庚勋,你可真是完了”
聚餐结束的时候闵庚勋已经喝的酩酊大醉,虎东担心地过来查看情况“wuli忙内这是怎么了”金希澈凑近看了看,发现庚勋迷迷糊糊地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“虎东哥我把他送回去就行了”说着就招呼身边的助理两个人合力把闵庚勋扶进了保姆车。“hiong 我们走了啊”金希澈放下车窗乖乖地向哥哥们拜拜。
“我们这两个忙内关系真好啊”虎东笑呵呵地边招手边说,因为喝了酒的缘故脸看起来更大了。
“长得帅的家伙总是合得来的”巨人在一旁感叹“我们都是鱿鱼啊鱿鱼”
“说什么呢”虎东撒娇“我可是脸蛋天才”
“这hiong也喝多了”小个子秀根补刀
“认证认证”巨人竖起大拇指
这边金希澈到了庚勋家楼下,吩咐助理在楼下等着,自己一个人将庚勋扶进了电梯。熟悉地摁好楼层,在等待的过程中金希澈看了一眼自己肩膀上的脑袋“哎一古这小子,喝多了还是这么帅”金希澈出道这么多年,看过的不管是美人还是美男都不计其数了,别的不说,他每天看到自己的脸还会被帅到。可是庚勋的帅气好像和他们不一样,就像是在人群中所有的人脸都模糊了,只有闵庚勋的脸清晰了起来。“叮”电梯提示音到了,打断了希澈的胡思乱想。
到了门口,金希澈试着叫了庚勋呐,却没有一点反应,自己只好一只手撑着庚勋,一只手伸进口袋里找钥匙。两个口袋摸了半天什么都没有,闵庚勋似乎是被眼前的人摸出了火气,直接反手将金希澈按到了墙上。
“庚勋呐你~ 唔”金希澈还没来得及问他什么时候醒过来的,就被封住了唇。
闵庚勋脑子里乱糟糟的,只是模模糊糊地看见眼前的人好像是希澈哥,是自己喜欢了很久的那个人啊!等闵庚勋反应过来时,已经吻了上去。
金希澈愣住了,闵庚勋也愣住了,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了半天,直到门里传来一声谁在外面,两个人才急急忙忙分开。
门打开了原来是庚勋的母亲“庚勋,希澈你们回来了”
“伯母”金希澈反应过来“庚勋喝醉了,我把他送回来了,那我就先回去了”说完转身就跑。
“哎,希澈”庚勋妈妈叫了一声,“这孩子怎么这么着急走”一转头看见还傻楞在一旁的儿子“你竟然又喝醉了,还不赶紧进来,我去给你煮醒酒汤”
“哦,好的”闵庚勋不自觉地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,看着希澈离开的方向随口回答。